河南确诊者:曾与无症状感染者就餐 对方称感冒已好


郝同学提供的酒店温馨提示显示,这里的集中观察房间收费标准是240元/天,每天早中晚餐合计50元、85元两档可选,订餐周期14天。

天津近期的温度不高,酒店里还没有暖气,只有中央空调。因为害怕开中央空调会有交叉感染的风险,所以入住的第一天她没开空调,很冷。

“前两个晚上我都很冷,今天开始我就有点发烧了。我很害怕,我希望我只是冻感冒了。”她说,现在一起在这儿隔离的同一航班乘客许多都是留学生,他们有个交流群。她从群里了解到,很多人的体温都在37度以上,还有人说出现咳嗽、腹泻等感冒症状,大家都很惶恐。

“今天早上,我把空调开了,我实在是太冷了。我打电话过去问工作人员能不能开空调,他说可以开空调,然后我就开了,我一直开着。我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要的被子,他们今天中午给我送过来了。”

最后郝同学还表示:“自己不想给国家和医护人员添麻烦,但至少要保证干净卫生。”

她了解到,酒店现在正在给客人协商换房间,就是解决问题的速度有点慢。还有小部分人已经被换了酒店,而剩下的大部分人没有被换酒店。

无独有偶,3月24日,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,无人处理。酒店方面解释道,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。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,请学生艰苦一下,正找其他酒店。

入住第一天晚上的床单问题,到底没有解决。郝同学说,酒店里的医护人员让她打酒店人员的电话,酒店人员说他们进不去,实在没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。“那个晚上我只能将就,我就自己垫着衣服睡的觉。”

“虽然到汉列车数量只有平时的1/4,但是这意味着滞留在全国各地的武汉人可以坐火车回来了。”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介绍,目前回汉的主要是在武汉工作、经商、居住的人员,随着武汉有序复工复产,许多人急切希望返回武汉。未来一段时间,到汉列车数量会逐步增加,让更多旅客返汉。

1. 中国政府和阿里巴巴等企业机构捐赠给西班牙的物资中,并不包含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。